Silver Sky Studio Blog

The dream that I envisioned, I am still hoping to find

曉 龍之介

@曉 龍之介7 months ago

10/22
13:41
学校(School) 碎碎念

进路 其二

2017年10月13日,可能是我一辈子都无法忘记的一天。

——那一天,我与死神擦肩而过。

我感受到了死亡,感受到了死亡前一瞬间自己的思绪,也感受到了一种痛苦。

收拾屋子的时候弯腰捡东西,还没直起身子,心脏突然像是被狠狠的打了一拳一样,左半边身子跟着发麻,直接跪倒在地上。

救心丸放在键盘上,刚好在桌子边上理线,抓起救心丸就塞到舌头底下,自己就坐在地上缓了许久,同时也想了很多。

父亲加班,母亲在洗澡,网路上的朋友在屏幕那一边

——感受到了孤独死亡的痛苦和绝望。

一瞬间脑子里面闪过自己的家人,朋友,老师,同学。自己单相思的人,自己没做过的事情,自己做过的错事,小半生如同过电影一般从眼前闪过。

缓过来的我想,人生苦短,还有什么没做过的事,没有说出的心意要快点了呢,不然可能就再没机会了。

每个人总想给这个世界留下点什么,让后人记住自己,让自己有人留念,让自己死亡的时候有人陪伴,在自己死后有人怀念。

就像《豪斯医生》里面的流浪汉一样,身无分文,上无父母,下没子女。他得了绝症,在被救护车拉到医院的时候,就已经是晚期了,他最后的日子是和艾莉森医生一起度过的。他在临终的时候握着艾莉森医生的手说:“请不要让我一个人死,请记住我。”

我那一瞬间和他的想法是一样的——不想一个人孤独的死去,和想给世界留下点什么,想让某个人记住我。

只有亲身经历过死亡的人才能够理解,只有一只脚踏进棺材的人才能够理解,只有与死亡打交道的人才能够理解。

——只有经历过,才能理解。

 

同时我对于我的进路,也进行了重新思考。

“如果我按部就班的考上大学,我有可能活到大学毕业吗?”

“如果我努力准备考学,由于过劳死了呢?”

“如果我不努力考学,我能考上大学吗?”

“我的没做过的事情怎么办?我没说出的心情怎么办?我的家人怎么办?我留下的东西怎么办?”

诸如此类。

我的心脏是遗传父亲家族的,这或许是对我的诅咒,我只有接受。

但是,或许我可以用我有限的生命,创造出“一定的”价值。

(我不想否认我能创造出价值,但是同样我也不想自大的认为我能创造出“无限的”价值。)

但是,不管我想做什么,必须要从现在开始了,留给我的时间,或许,已经不多了。

 

——一点对于自己有限的人生的有限的思考。

2017/10/14

进路 其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