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osted by on 2017年9月25日

或许人真的像西方宗教说的一样,来到这个世上是带着原罪的。

我,为人,真的愧对于我的母亲。

从小时候开始,我便于其他人不同,愿意专注于我自己喜欢的事情以至于忘记其他的事情或人。对母亲亦是如此,不管叫我干什么事情,吃饭也好,喝水也罢,总是要等上一段时间才有反应。

初中病倒后期,是我从外向到内向的演变过程,从蝴蝶变成蛹的过程,不至于说是自闭症,只是对现实生活中的人际关系开始变得冷漠,没有现实感,整天泡在网络世界中。

母亲每到饭点都会叫我吃饭,可是大部分时间只是答应一声,等许久才出门,饭已经凉了。

时间只是悄然流过,一开始母亲只是鬓角有些许白发,转眼间已经长到头顶了,上一次仔细端详母亲是什么时候的事情呢?大概要追溯到小学的时候,那时的母亲还是满头乌黑的头发,等我再次仔细观察母亲的头发时,已经是上了高中之后的一次晚饭了。

母亲的白发,我只是静静的被震惊,同时感觉心里少了些什么,又闪过一丝负罪感。

母亲为这个家付出了太多,我初中病倒的几年,正是家里最艰难的几年, 四处求医看病,光是药就花费了数万元,看过的医生数不胜数。

母亲老了,中国有句古话叫“树欲静而风不止,子欲养而亲不待。”此时的我,极为害怕,也不知从何时起,我变得胆小,害怕周围的人突然离我而去。对于母亲,这种感情则更加强烈。

母亲安慰我,当我压力过大精神崩溃的时候,总是会找母亲哭诉,每次不乏有“我愧对于母亲”的字眼,而母亲只是静静的安慰我,说着不是我的错一类的话。

可是我心里清楚,我,这辈子欠母亲的太多。

Tags: ,